首页 > 健康关怀 > 善方健康贴士 > 关菁说 | 孩子是维持婚姻的必要条件吗?
关菁说 | 孩子是维持婚姻的必要条件吗?



//
医生手札:孩子是维持婚姻的必要条件吗?
//


忘了是谁说的了,再好的作品也没有生活本身更有趣。这话我绝对认可,而且,我现在愈来愈热衷于观赏身边的剧情。我终于发现:艺术虽然来源于生活,但是并不都高于生活。只有当呈现艺术那个人的视角独特,高于生活时,他的作品才可能超凡脱俗,卓尔不群。


今天不说专业内容,只想说几个工作中碰见的关于求子与婚姻的故事。



病人A的故事


结婚四年不怀孕,婆婆家意见好大。好不容易怀上了,发现是右侧输卵管妊娠,保守治疗成功了。然后发现左侧输卵管积水,一年前在我们这里做了输卵管整形。上个月在促排卵下怀上了,结果又是左侧输卵管妊娠。十一假期过后刚见到这倒霉的患者,她就开始哭。那可真是成串的泪珠啊,无声的,一串串泪珠儿往下掉。早晨值班医生交代说患者昨晚左下腹痛,血色素下降,曾劝说患者急诊手术,她不肯。我告诉她第一台手术做完就接她。


床边站着她那高高个子眉清目秀的丈夫,她的眼泪又开始成串往下掉,依然不说话。我们就要离开的时候,她突然嚅嚅说了句什么,从她的口型我看出来她叫我过去。走到她身边,接过她递给我的手机,我看见上面有几行字。大概意思是:结婚四年了,一直没给人家生孩子,觉得对不住男方。很害怕对方家里强迫他们离婚,她实在舍不得这个挺好的丈夫。她不想切输卵管,还是希望能自己怀个孩子。她就信任我,忍了一晚上就希望还是我给她做这个手术。我当即安慰她说手术一定给她做,但是输卵管去留还得再商量。



安排完所有事情,我一个人又转到她床前。床边的男人一看就不是那种狠心的人,但是也看得出性格有点懦弱,应该是做不了亲娘主的男人。我跟他们商量,要是右侧输卵管明显不好还是希望他们切了它,毕竟曾经得过宫外孕了。我告诉他们手术后下个月就可以去做试管,这样的病人试管的成功率是很高的。又特意问男孩子同不同意做试管,男孩儿干脆地回答没问题,就做试管。可还是希望我能把病人的右侧输卵管留下来,他是这么说的:“留着那根管子吧,我们可以不用,做完了手术我们就去做试管”。


病人依然愁容满面,似乎并不相信真的能有人出钱给她去做试管(在门诊她跟我说过男方家里不出钱做试管)。我多管闲事地跟男孩说:“她就是怕你们家嫌弃她,其实像她这样的情况做试管婴儿最容易怀了,你赶紧安慰安慰她让她别担心了”。也不知道男孩听不听的懂我的话,也不知道他到底怎么想的,反正他就是微微笑着说右侧那根管子能不切就还留着吧。


手术刚刚做完,左侧输卵管伞长得挺好,可惜胚胎没有走到宫腔。右侧输卵管伞端也很好,但是近段膨大。做了个美兰通液,右侧输卵管居然通畅得很。好吧,那就留着吧。按照病人老公的说法,留着不用它,下月直接试管吧。


可是我心里为啥这么不踏实呢?


病人B的故事


面前的病人到年底才35岁,可是已经一脸沧桑和无奈了。她从几年前开始治疗不孕,造影片显示的是一侧输卵管积水,另一侧粘连。在山东一家不小的医院直接选择了试管婴儿治疗,结果三次失败。继而转战北京某军队医院继续试管,又两次失败。这个时候的患者心力交瘁,剩下了一个冻胚,和即将到手的一纸离婚协议。


说到此处,她终于忍不住哭了起来。那可真是然人心碎的哭法,似乎是为了不给我们带来更大的烦恼,她一边泪流满面却一边保持着微笑的状态。她笑着哭着叙述着求医的艰辛和即将逝去一切的茫然,她说她的丈夫已经在外面有了心仪的女人,就差一个离婚的手续了。她希望我帮她做手术,既不要影响了她把唯一的冻胚移植进子宫,又不要像生殖那位医生所说的必须切除输卵管,她想给自己留一条后路。



我忍不住问,他都有了别人你还要怀他的孩子吗?回答先是一连串的泪水,再是认命的坦然。感觉里她对对方的背信弃义是很认可的,谁让自己不能生呢?再说了,她已经35岁,就算再婚也得先找到合适的,然后要孩子最早也得几年以后了。我想想也是的,没准儿真怀上了,婚还可以不离了呢?然后她又哭,说是当地一个听过我讲课的医生极力推荐她来找我手术,她说我能给她保住她的输卵管。


这样的病人几乎天天都会见到。耳边传来的消息也几乎无一例外:你去把积水的输卵管切了,然后接着移植冻胚。可怜的病人就面临了一个困难的、不近人情的选择:试管婴儿成功吗?切输卵管!可是病人也有顾虑啊,万一剩下的胚胎移植了再失败呢?输卵管的后路也断了啊!


换了你是这样的病人,如何抉择?


病人C的故事


一天下午的门诊,我看了一个忍辱负重的患者,这几天她一直在我的脑子里挥之不去。找我看的,当然不孕。我照惯例询问性生活情况:一周一次?没有,一月一次?也没有,半年?还没有!



这下轮到我发呆看着她了,您连最基本的妊娠条件都不具备,找我看什么呢?她平静告诉我,很多年以前她就发现了对方性取向异常。之所以没有离婚,是因为家住农村,父亲患癌,离婚怕父亲接受不了,怕被人瞧不起。然后父亲去世。我心里暗想,这下可以顺理成章离婚了吧?还不行,因为这时候的母亲没有安全感,家里没有儿子,离婚就要失去家里唯一的男人,所以还不能离。


现在唯一的想法是想个办法生个孩子出来,最好还是个男孩子,这样家里就能维持下去了。


我目瞪口呆,而且直到现在,依然目瞪口呆中!

预约电话: 010-64136688    传真: 010-64136666    邮箱: info@sanfinehospital.com
地址: 北京市朝阳区工人体育场北路13号院4号楼
京ICP备16050886号   Technical support: Sanfine Hospit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