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健康关怀 > 善方健康贴士 > 关菁说 | 医患之间——那些难忘的病人们(二)
关菁说 | 医患之间——那些难忘的病人们(二)




Z是多年前我的一位患者。


大概7年前,因为左侧输卵管妊娠我给Z做了一个腹腔镜下左侧输卵管妊娠保守型手术。次年同侧输卵管再次宫外孕,于是再次腹腔镜切除左侧输卵管。当时探查右侧输卵管,发现扭曲,粘连,美兰通液显示阻塞。于是交代当时已经37岁的她术后行试管婴儿辅助生殖治疗。


6年过去了,Z今天早晨来医院找我。她说有话跟我说,不说出来她心里憋得难受。


宫外孕手术后,Z开始了试管婴儿的治疗。在北医三院、我们医院做了许多次都没有成功。丈夫婆婆嫌弃她是一个“不会下蛋”的母鸡弃她而去。可是没想到再婚之后,她居然自己怀了孩子,现在孩子已经两岁多了。


她想不通了,为什么我那么信任的关菁医生说我不能怀孕了,我还做了许多次试管婴儿都失败,可我自己却怀孕了呢?要不是听了医生的话我也不会去花钱、打针吃药做了那么多次试管婴儿,也不至于离婚失去家庭。想来想去,这一切的不幸都源于这个该死的关医生,于是就有了今天早晨的兴师问罪。


听完了她的诉说,我在为她最终喜得贵子高兴外也感到万分的遗憾与不解。但是,作为医生的我是可以理解这种事情发生的。因为有的时候,即便你为一个患者做了绝育手术,她还是有百分之零点几的妊娠率。


于是我把我的分析以及所有可能发生的几率一一讲给她听。但是她不愿意听我的解释,只是在诉说着她因为听从了我的建议而遭受的种种不幸。



我们的谈话引来了很多患者与家属,有的已经在治疗后成功妊娠,有的生完了试管婴儿的孩子后又自然怀孕来做流产手术。更多的是一些寻求帮助的不孕患者。一位男家属劝慰Z:“你看我们就是在做了试管后又自然怀孕的,这种情况真的很多。”还有病人告诉她,还有些人在抱养了孩子后又怀孕的。更多的是那些还在治疗中的患者的祝福和不理解。


她听了人们的七嘴八舌,情绪似乎缓和了一些,但是仍然气愤地说:“我就是不甘心,我在想是不是应该找个媒体曝个光什么的……”


我连忙回答:“可以可以,你可以就直截了当地指名道姓提我,就说我做出了一个错误的判断导致你误入歧途,然后再说你成功怀孕的事情。到时候我还可以替你证明你说的都是实话,我甚至可以提供你当时手术时候的图像资料。我还可以在全国讲课的时候告诉大家,以后遇到这样的输卵管不要轻易放弃,因为什么情况都有可能发生。”我说如果她那样做了心里不再憋屈,能觉得舒服些,那就尽管去做。


她有点诧异地看着我问:“我真的可以直接写你们医院和你的名字?”我认真地再次肯定。她看了我很久,似乎在判断着我说这话的意图,判断着我的诚意。


我直直地看向她,一点没打算回避什么。我再告诉她,即使在现在,我见到了那样四级损伤的输卵管仍然会告知患者放弃自然妊娠而选择试管婴儿。因为尽管存在着个例,我们还是应该尊重全世界医生共同认可的事实。而且因为年龄超过35岁的不孕患者的卵巢功能日趋低下,我们不敢再耽误这些患者的宝贵时间,所以对那个年龄的患者,一旦输卵管损伤严重,自然受孕能力低下,我们都会推荐她们去做试管婴儿。


虽然我的心里有一千个不服,一万个不忿,但是只要站在她的立场上稍稍考虑一下,一亿个不忍便油然而生。我看着她的眼睛说:“我觉得很抱歉,那时候我不应该把话说死,我应该告诉你只要输卵管在就有自然怀孕的可能。你今天也给我提了个醒,我以后再也不会下那样的结论了。为此,我真心地向你道歉,你觉得骂什么能解恨就骂吧。”


她的脸色终于和缓了下来,长长地出了口气说:“你要这么说我还真没什么可说的了,其实我今天就是来跟你打架的,我不仅想骂你,还想打你呢!”


我心里暗暗吃惊,原来还有这么大个危险在等着我啊。


可是我转头想想,隐隐地感觉似乎还有点什么问题。于是我傻乎乎地问她:“你多大了?月经还好吗?”


她一下子抬起头来,急切地问:“你说我更年期了吗?”


我不说话,只是探寻地看着她。她突然崩溃了一样地说:“我生完孩子就没有月经了,到现在都两年了,我才43岁……”


我终于弄懂了她,也弄懂了她爆发的缘由。


我告诉她应该做什么样的检查,用什么样的方法做激素替代,用什么样的方法保持女性的柔美和安详的心态以及她的骨质以及她的心脏……


离开时,她吞吞吐吐地说:“我觉得我还是应该感谢你,是不是?”



回顾上期篇(一)



持续关注「关菁说」




预约电话: 010-64136688    传真: 010-64136666    邮箱: info@sanfinehospital.com
地址: 北京市朝阳区工人体育场北路13号院4号楼
京ICP备16050886号   Technical support: Sanfine Hospit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