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健康关怀 > 善方健康贴士 > 关菁说 | 那些难忘的病人们(三)
关菁说 | 那些难忘的病人们(三)


一个下午,我接到主治医师从手术室打来的电话。她带着几个下级医生去做一个妊娠10周左右的胎停育清宫手术。电话里她的语气有点焦虑,说恐怕是子宫穿孔了。


她的直接上级中午请假离开了一会儿,我必须亲自出马了。


我鉴定的结果:子宫穿孔,而且不是从宫腔穿过去的,是从正常宫腔旁边的一条假道穿过去的。也许是子宫腔的位置有点偏向左侧,也许操作者的感觉不太够,总之她是把器械沿着子宫肌层插向了盆腔,而且吸出的一小块组织很可疑是大网膜。


一切操作都停止,观察血压、脉搏以及患者本人的自觉症状,听肠鸣音看肠蠕动情况,防止出现疏忽了的肠损伤。


按照以往的经验,这种没有造成出血和实质脏器损伤的穿孔只要仔细观察,一般结果都很好,子宫的破孔会在很短的时间内自我修复。


但是这位患者有点特殊,第一她是位还没有生育过的年轻女性,第二吸管已经接触了盆腔的其他组织。穿孔口两小时复查B超,发现在子宫的一侧壁有一片较强的回声。是伤口周围有肠管?是大网膜的粘连?我没法判断。病人的血压、脉搏、血红蛋白一切正常,没有腹痛,B超下未见活动性出血。




继续观察,给止血促宫缩治疗。大多数情况下,观察几个小时以后一切都会归于平静。


又观察了两个小时,患者平静入睡,家属也回了家。我心里却七上八下的无法平静。那个伤口周围万一有大网膜粘连怎么办?万一有跟着大网膜下来的肠管嵌顿怎么办?万一输卵管粘在子宫壁上以后不孕了又怎么办?



这种较大号吸管的穿孔在我们这里极其少见,至少我工作二十多年来从未见过。究竟会给患者带来怎样的后果谁也没有更多的经验。



晚上十点,我忍不住给一位八十多岁的老主任拨出了电话。她是我毕业时候的一位经验丰富的主任,前些日子才做了结肠癌的手术。我知道我很冒昧,可是我一连问了几个前辈,对方都说没有太多的经验。因为像我们这个级别的医院,这样严重穿孔实在少见。



老主任在听完我的述说后,毫不犹豫地说:“为了病人的安全,我觉得应该剖腹探查。你不是最擅长做微创手术吗,你应该给她做,不然你会睡不着觉的”。


可是我怎么向病人及家属交代呢?为了一个清宫手术最后做了个腹腔镜,病人和家属怎么能够接受呢?人家会跟我们没完没了,会要求赔偿。不做腹腔镜手术,事情就不会闹大,观察几天病人一出院就真的风平浪静了。


第二天一早我们又找了个经验最丰富的B超医生,给患者做彩超。B超室的几位医生都不敢肯定子宫的周围没有肠管的粘连。


我赶回病房,找到了病人的家属,一个个子不高的年轻人。从头一天手术后谈话开始,他就只有一个表情:凝重。我跟他面对面谈话,说我要给病人做腹腔镜;我要确定子宫没有粘连,子宫的伤口要精确修复,要保证输卵管没有粘连的可能;我说我们已经犯了一个错误,不能为了掩盖第一个错误而继续犯第二个第三个错误,尽管这个患者有90%的可能恢复良好,但是10%的风险对她来说也不值得去冒;我要她子宫正常、输卵管正常;我要她没有一丁点儿的大网膜粘连或肠组织的炎性渗出;我要仔细检查她的大网膜,要保证所有的血管都没有可能再次出血。



以前我很少跟病人或家属提我的履历,可是那天早晨,我说了如下看似大言不惭的话:“只要让我通过几个小孔看到患者的盆腔,我可以解决一切来自子宫和输卵管的问题。因为我是国内唯一的一个专门治疗输卵管疾病的国际输卵管协会的成员。你完全可以相信我会修复好你妻子可能受到伤害的输卵管或子宫。此外,我还能够把她这次胚胎停止发育的原因一并找到。”


我想,这样的表白至少可以让他知道自己面对的是一个有能力的专家,是一个值得他把自己妻子托付的人。我告诉他,我一点都不想掩盖医疗上的过失,为此他可以去告状,可以去索取赔偿。我只要他同意我为我的病人做一个万无一失的检查和治疗。因为我不想她因此而不孕,不想病人的盆腔里有任何可能导致她将来不孕的因素存在。


我对面的那个年轻的小伙子,是个多么善良的小伙子啊。他在听完我的这一席话以后,第一句话就是:“我完全相信您,只要您能帮她做这个手术,我绝对不会去吵什么架,也绝对不会要什么补偿……。其实我的心里压力也很大,老家的人一直让我给医生红包,我就想,像这样的医院和这样的医生绝不会因为没给红包就不好好做。可是出了这样的事情,家人一定会认为我是舍不得钱才这样的。我也是搞技术的,我做的是后台工作,生怕一个疏忽出什么差错。我能理解你们,昨天,我,我真的很无助,您也应该能够理解我的感受。”


他的这一番话实在是把我惊呆了,我原本是做好了被指责甚至痛骂的准备的。我呆呆地看着这个老实厚道的孩子,心里突然觉得很心疼,心疼我的病人,也心疼这个无助的丈夫。我的眼泪不争气地在那一瞬间涌出了眼眶。


我难为情地蒙住了眼睛。我听见我的副主任医师说:“您别奇怪,我理解我们老师,她是被您的理解感动得情不自禁了。


手术顺利地进行了,子宫的周围没有肠管,也没有粘连的大网膜。但是在子宫的右后壁,有一个直径一公分的破口,而且那个破口的表面还不是很规则,轻轻触碰还会有血液渗出。这样的伤口在修复过程中多半会有粘连的发生。我在心里暗暗庆幸了我的选择。我仔细又仔细地把子宫上的那个该死的破孔像绣花一样地修复了。我还在患者后穹窿发现了许多的内异症红色病灶,还有输卵管伞端的内异症性的粘连,还有卵巢上的陈旧病灶。我把这些可能损害到患者生殖能力的病灶一一处理得干干净净。


术后,我又被那个厚道的丈夫和他的同样厚道的母亲紧紧拉住谢了再谢。


碰到这样的病人和家属,何其幸运!





推 荐 阅 读 





- 公众号搜索目录 - 

(公众号后台回复关键字)


疫苗服务(后台回复关键字)

HPV | 九价 | 四价 | 流感



关菁说(后台回复关键字)

关大夫 | 妇科



变美(后台回复关键字)

职场美容 | 水光针 | 瘦脸

皇室种牙 | 英式美白 


医疗服务(后台回复关键字)

专家号 | 客服 | 保险 



回复“会员咨询”可添加客服微信

回复“品牌”可进行合作洽谈


预约电话: 010-64136688    传真: 010-64136666    邮箱: info@sanfinehospital.com
地址: 北京市朝阳区工人体育场北路13号院4号楼
京ICP备16050886号   Technical support: Sanfine Hospital